• 鲍勇

  • 2014-4-25 16:46:48

  • 浏览 评论0

  • 电子商务

  •         

鞋类B2C兴衰:谁为年轻时吹过的牛负责?

鞋类B2C的消息越来越少,当年名声显赫的鞋类B2C英雄李树斌、毕胜等人也鲜有发声,哪里出了问题?是无独有偶?还是大势所趋?垂直B2C是否还有机会?

作为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小小的自媒体,虽然没有重点关注鞋类电商领域,但总归有一点点小感受,在这里稍做分享。

这几年里,我听过无数遍的乐淘毕胜、好乐买李树斌、西街郭洪驰。

那个年代,朱启功还在打理着自己的酷运动,记着在双十一的前夜,老朱发了个微博“今夜无眠,双十一的前夜,苦B的电商人你在哪?报告你的位置”,再一年,朱启功就成了看客,“第一次在双十一的时候当一个看客,一天总觉得内心缺点什么”。

2007年好乐买、拍鞋成立,2008年乐淘、名鞋库、淘鞋成立,2009年西街成立,2010年酷运动成立。只是伴随着成立的步伐,仅平安度过1年后,2012年好乐买开始裁员、乐淘开始裁员,年底乐淘已将北京办公室撤销并搬到珠海,名鞋库因为经销商问题被调查。2013年,部分鞋类B2C被曝裁员超过50%,而酷运动等一些成立不足三年的运动品电商已关门停业。

挣扎的过程中,记得好乐买从单品致胜开始多品类扩张,乐淘从单纯的购销到推出自有品牌,不管这些动作是否对企业此后的发展起到转折作用。但今天,我想从媒体角度去谈一谈,我们当年制造的那些力量,在“年轻”时候替这些企业吹过的牛X,至少也给他们带来了一些泡沫或浮躁,而在他们岌岌可危之时,我们好像不知道还能做点什么。

特别注意:以下会涉及很多媒体当年对这些企业的报道相关内容,在这里仅为直抒胸臆的例举,并无针对任何相关友媒之意。

诞生与融资

乐淘拿到多轮融资,好乐买拿到多轮融资,拍鞋拿到多轮融资。融资一事是我们最爱捕捉和炒作的新闻。

比如“传乐淘获得B轮融资数亿规模或掀业内价格战”,“乐淘完成融资预期两年增幅300%”、“好乐买C轮融资获5千万美元已做好上市准备”、“好乐买酝酿年底再融资 明年赴海外上市”。

而至今,好乐买也好、乐淘也好都还没有上市,反倒因为一些资本的逼迫和麻痹而过早进入“休养期”。

记得疯狂的时候,乐淘仅隔半年,在上一轮巨额融资之后再次斩获两亿元的融资,那好像是个冬天。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谁在最短时间内烧足够的钱,就能占到最好的位置。

事实上,媒体们也这样认为,“垂直B2C只会剩下2-3家,B2C开始比谁能熬”。类似的观点再次铺天盖地。

“Zaposs梦”的年代

谢家华的《三双鞋》大家还记得吧?

在鞋类B2C风生水起的那两年,《三双鞋》就好比之后的《贾伯斯传》。不管是直接的电商从业者还是媒体观察人士,人手一本《三双鞋》在相互传看。

Zappos在美国的成功模式让国内B2C争相仿效。在相关媒体稿中,甚至Zappos国际业务负责人也对乐淘等本土鞋类电商有了浓厚兴趣,甚至不免下了判断:按照乐淘这种做法,未来乐淘的市值与营收能达到Zappos的3倍以上。

记得那个时候,乐淘的日订单量在2000左右,而媒体们也在宣传着乐淘“实库代销”与zappos“实库经销”的不同和优势。记得那个时候,媒体大量的对好乐买李树斌进行采访,然后一篇篇“李树斌:zappos模式不是不可复制”等文章刊登。甚至记得,《IT龙门阵》沙龙上,李树斌已经讲的口干舌燥,而下面的听众还问个不停。

事实上,好乐买、乐淘们效仿的对象zappos,2009年直接以12亿美元的价格出让给了亚马逊,即使做的再好,也没有独立坚持。

搬家、裁员

企业最怕媒体解读的二字就是“裁员”。对这些电商企业而言,裁员往往伴随“资金链或断裂”、“传CEO已被架空”等地震级别的消息。

但从2012年开始,于鞋类B2C而言,终究挡不住的洪水开始倾泻。

“好乐买被曝裁员30%品牌营销部撤销”、“传乐淘大规模裁员”、“乐淘转型阵痛:供应链换血裁员 半年销量不佳”、“西街网否认变相裁员:技术部人员稳定”等大量的新闻开始铺天盖地,业内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个行业开始出问题了,于是在微博、各大SNS上讨论的话题中,就难免总有“好乐买、乐淘快要死了”的讨论。

压力之下,这些创业者们,只好一点点的又站到了媒体的笔下:“李树斌:垂直电商和平台应该各自定义好该做的事”、“李树斌:人们不需要太多电商”、“反思自己也告诫中国创业者:慢慢更健康”;而乐淘毕胜当年“必胜”的决心也开始转换为了反思和揭露:“电商像开快车 快了会撞树”、“电商是最苦逼的行业”、“电商人才泡沫非常严重”。

2012年底,曾经在北京王府井澳门中心租下两层楼的乐淘网开始撤掉北京部门,转战珠海。而好乐买无论创始人鲁明还是CEO李树斌都鲜有发声。

还未终结

鞋类B2C好像从媒体的笔杆下离开了一段时间,因为实在没得可写,实在不知所云。

但行业依旧在慢慢的变化,好乐买在品类扩张后,又再度收缩;乐淘在自有品牌化转型后其实已经放弃,西街网早已从B2C退居到供应链的后端做起了分销,只有一些后续拿到融资的拍鞋、淘鞋等一些守着加工、制造基地的企业在“气喘吁吁”,还在谈模式,还在谈POP平台。

正如中国好歌曲中所唱,“要么飞要么坠落”,乐淘提前坠落,被爆出大量裁员和资金链紧张。

就在乐淘出事当时,业内人其实都有了解,好乐买的运转模式实际上与乐淘几乎相似,从烧钱、投广告、人员扩张等节奏方面,步调完全一致。庆幸的是好乐买在乐淘被媒体爆出后的一霎那,悬崖勒马,得以保全。

不过,少了媒体口诛笔伐后,这些鞋类B2C好像也没有太多的机会。曾经得到了不少投资机构的注资,但仅仅依靠经营实现利润,却很难以让投资人退出;上市?又遥遥无期;就这样倒下去吧,太多人的面子又挂不住。

“那好吧,我们就这样坚持下去。”有那么一些负责人最终道出了自己的真实感受。

—————————————————

更多资讯请浏览 鲍勇博客【www.seointj.com】

想与我们共同探讨评论,请加入我们的QQ群:251132630

更多电商资源和信息,请关注 微信公众平台 “网店运营的那些事”

在微信“添加朋友”里搜索“ ec_news ” 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

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谢谢!

共同评论探讨,请加入我们的QQ群:251132630

更多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平台“网店运营的那些事

微信“添加朋友”里搜“ ec_news ” 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网店运营的那些事



Search

关于博主

博文分类

最近发表

随便看看

最新评论及回复

TAG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