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鲍勇

  • 2014-6-13 17:4:17

  • 浏览 评论0

  • 电子商务

  •       

双面陈欧:初创业真相“罗生门

树大招风,IPO之后的聚美优品没有遭到攻击,但创始人兼CEO陈欧却成为众矢之的。其早年间在新加波的一次创业历程,被描画成两个版本,有“黑”有“捧”,一时间众说纷纭。

现将两个不同的陈欧展现如下,谁解其中味?信者为真。

【聚美优品:我为自己代言的C公子真相】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网络上开始流行各种“青年榜样”的故事,就流行和花哨的程度来讲,“我为自己代言的C公子”,算是其中的翘楚。而自从JMYP上市后,作为上市公司CEO的C公子更加得意,愈发各种大谈创业经验标榜自己的成功。但看着网络上、朋友圈里大家乐此不疲的分享和转发,我实在觉得有些荒谬:作为个性,高调张扬无所谓对错,但作为一个事实,大家都被忽悠了。作为知情人,我来跟大家揭揭底,聊聊C公子所说的那些精彩的创业经历到底是咋回事吧。我并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好热闹,但我相信一个准则:做事,先做人。

和C公子产生交集,可以说是工作原因,我是做VC的,或许运气不错,过去11年中也有做过一些不错的case,当然,这不是本文的重点。C公子托人找到的我时候他准备创业,中间人面子比较大,所以大家便一起聊了聊。见面后,这位公子坐下来第一句话就是“我不是第一次创业成功了”。好家伙,给我来个先声夺人。不能否认,他口才很好,很会表达,加上他做的概念也不错,于是我对他的项目真的挺有兴趣。但我又觉得这小伙太会说话了,大家知道,投资人如果只听创业者巴拉巴拉说故事就掏腰包,那这行早就绝户了。所以我就对C公子的背景,尤其是他讲的那些事情,做了些调查,结果这一查,意料之外的故事出来了。

C公子和我说的创业成功,便是指目前新加坡的Garena公司。这家公司的资料很容易查到,其在2010年推出的竞时通(Garena+),在当时已经是东南亚和港澳台地区最流行的网络游戏及时通讯和社交平台,拥有数百万的活跃用户,可以说是新加坡乃至整个东南亚的互联网巨擘之一。敢情这么厉害的一个公司是C公子创办的啊,这么一看,这小伙还真不简单。后来我通过朋友,联系上了Garena现任的CEO Forrest,他是华人,中文姓李,但跟他一聊起来之后,却发现了一个与C公子所述完全不同的版本。

一、关于“C公子的创业成功”

前面说了,Garena的信息是公开的,很容易查。这是一家2009年5月注册成立从事于网络游戏发行业务的公司。在新加坡朋友给到我的资料中,也显示Garena的股权结构和公司员工的组成中,没有C公子的任何信息。这跟C公子对外讲的不一样啊?这是怎么回事呢?

按C公子的说法,这事说来话长。2005年,他在新加坡读书时开发了一款游戏对战平台软件,叫做GGClient,这个产品概念也好,质量也好,简直各种无与伦比。到了2007年3月,基于这个软件,他就和Forrest一起创建了一家叫GG Game的公司。这个GG Game,就是今天风光无限的Garena的前身啊,作为创始人之一的C公子当初还有好大的股份呢。而这个事情,这也就是他所说的“第一次创业成功”。申请斯坦福大学MBA,后经他的面试官(Forrest的斯坦福校友)介绍与Forrest在新加坡相识。

而在调查中,我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C公子在新加坡读书是没错的,他写了一个软件也是没错的,他和一个叫Forrest一起创业成立GG Game也是没错的,就连公司成立的时间2007年3月13日,也是准确的。但是!这中间有些内容却被C公子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下面就是C公子从来没有说起的故事——

首先,关于公司的注册。当时C公子和Forrest准备创业的时候,第一个问题就是注册公司。新加坡可是一个商业规则很严谨的国度哦,要想注册一个新公司,不光需要注册资金,更重要的是还要很多手续流程,要花些时间。两人都不想等着,于是C公子提议说自己在做GG Client时曾经注册过一个公司,他注册的那个公司就是个壳,从来没用过,本来是用来做将来移民做准备的,现在可以直接拿过来用。Forrest一听,觉得也可以,加上创业心切,就同意了。于是公司就这样起步建立了起来,股份分配上,C公子35%,Forrest30%,一位天使投资人10%(顺便说一句,这位天使投资人是Forrest太太的同学),大家还留了25%给未来的团队成员做期权池。

但创业还没几天,也就是2007年8月,C公子就离开新加坡去斯坦福商学院读书了(这中间还有好多故事,我们下面再谈)。又过了三个月,到了2007年11月, C公子通过MSN找到Forrest,表示自己“需要用钱”,想卖掉他在GG Game的全部股份。这事其实几乎不可能,因为当时公司的前景并不好,还没有实现任何赢利,这接盘侠可不是那么好找的。但Forrest挺厚道,最后加上他自己出了一部分钱,总共凑出来70万美金,还就真的把C公子这35%的股权给买断了。等到2008年5月,股权交接完毕,这之后C公子算是与GG Game彻底没了关联。为此,C公子着实感激万分,千恩万谢,Forrest还给我看了当时两人的对话和邮件记录——小伙子说话那是真甜啊。

2008年8月,Forrest把公司名字改为Garena。2009年初他判断公司的商业模式有问题,这么下去没希望,于是一番痛定思痛之后,他就把公司清算了。

2009年5月,Forrest重新带领团队重新创业,沿用了Garena的名字,还是做互联网游戏,但不是做对战平台,而是专注网络游戏发行业务,立志打造出东南亚最大的游戏发行平台,这一来,路子算走对了,也就有了今天的成就。

在调查中,我特意问了Forrest一个问题,为啥他后来重新开公司一定还要用Garena这个名字。他解释说这个名字是他一次从德国飞回新加坡的飞机上想出来的,灵感来源于global arena,他觉得特别酷,所以就一直用了这个名字。

Garena的故事在新加坡互联网圈挺有名,我也和其他一些朋友做了了解,发现基本和Forrest说的一样。当然,他们唯一不清楚的就是Garena这个名字的由来。

所以,可以比较确认的说,C公子说的“创业成功”是水分很大的。因为压根就有两个Garena,今天我们人人都知道的那个新加坡互联网巨头是2009年之后才重新成立的,主要是做游戏发行业务。除了重名与Forrest这个人之外,跟C公子之前参与的那家Garena没有任何关联。

当然,如果一定C公子说自己创业成功,也不能完全说是谎话,因为毕竟他套现了70万美金,但这个“成功”也就到这里为止了。

二,关于“职业经理人Forrest”

前面说了不少故事,Forrest这个人名相信大家都已经不陌生了(我承认叙述得有点烦,但说故事不能没有主语啊)。但有意思的是,在C公子的口中,我却从未听过一次这个名字,后来想了想,其实C公子也在对外的各种秀场采访里提过这个人,只不过他没点名,而是用了一个专用名词“职业经理人”。

前面讲的比较多了,C公子这个就属于乱讲了,不管是哪个Garena(2009年之前之后),Forrest都是创始人。(我不知道如果他见到C公子这么描述做何感想)。就说是最初,也是两人合作创业,C公子负责产品开发,由于给出了最初的产品形态,占股35%,Forrest负责组建团队,融资和商务拓展,占股30%。

其实这都不用更多解释的,你见过哪一个职业经理人会跑到一个创业公司里折腾,又找人,又管人,带头不拿薪水,还占30%那么多股份?

三,关于“C公子去斯坦福读书”

去斯坦福商学院读书无疑是C公子履历中极为华丽的一笔,毕竟是全球排名第一的名校。C公子在聊天中层跟我坦白过:我当初去斯坦福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个履历对拉投资很有帮助。对此,我承认。斯坦福,终究不是克莱登。当然,由于这和投资本身关系不大,我也不是方舟子,对我不知道的事情不能乱讲,对于C公子的学历,我是没有考证过的。

但是,C公子对外的描述中,每每提到这段经历,总是痛心疾首,他跟我讲的和对外面媒体说的差不多,说他在美国最大的遗憾就是因为距离过远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最终含恨出局。但十分遗憾的是,C公子在这里又编故事了——严格的说,在C公子来说,这本质上应该说是一个喜剧,而对他的创业伙伴来说才是真正的悲剧和闹剧!

首先要从去斯坦福留学这事说起,C公子对外公开表示是因为一些“内部的不愉快”,所以他就赴美求学了,好像一切都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但真的是这样吗?

从我调查的结果来看,C公子赴美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委屈。他撒了谎!因为这事从时间上是很容易证明的,2007年3月他们开始创业,8月C公子就搭上了去美国的航班,5个月,这才5个月啊。有申请过斯坦福offer的人都知道,斯坦福的申请周期是很长的,最长需要一年,手续也很复杂,还需要校友面试等等。如果是按C公子所说,他们出现了不愉快之后他才申请,那他申请的时间说到头也就4个月,大哥,你真当斯坦福是说去就去的啊?你当中国人都是傻子啊?

我当初听说这个时间的时候也觉得奇怪,而当我继续调查之后,发现事情更加复杂,原来他确实早就开始申请offer,但在最开始创业的时候,他是和Forrest承诺过安心创业,放弃赴美求学的。而后来,他单方面变卦了。

这事的当事人Forrest讲的比较具体,当时他和C公子坐在相邻的位置,经常会看到坐在隔壁的C公子在填写一些斯坦福大学陆续寄来的表格,于是开始对他曾经的承诺有点不放心了。终于有一天,Forrest忍不住直接问C公子是不是改变主意,还是要去美国读书。C公子承认说是的,说是他父母要求他这么做,实在没办法。他同时还强调到了美国依然会为公司工作。

这事就有点扯淡了,继续工作?16小时的时差,互联网业务,远程技术支持 ,但凡有点常识也知道这不可能啊。何况你当斯坦福真的是度假的地方啊,那是全美念书最累的几个大学好不好?您玩命念书还不一定拿得着学位呢,还要搞这么高难度的兼职?你当自己真是爱因斯坦啊。

这事Forrest肯定是十分气愤的,刚创业几个月,合作伙伴就跑路撂挑子了,你耍谁呢?在这个意义上,C公子算说对了,还真是有点“不愉快”,只不过这不愉快的不是他本人就是了。

不过Forrest最终还是没拦着C公子去美国,一方面是他这人比较厚道(还记得那70万美金的事吧),另一方面是比较个人的原因。他本人就是斯坦福商学院毕业的,而且做C公子校友面试的那位学长,也跟他认识。呵呵,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复杂啊,我要不查哪里知道这中间还有这么多故事呢。

不管怎样,在2007年8月,一起吃了顿晚饭之后,C公子挥了挥衣袖,潇洒的走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这时候,距离他们创业启动,只有5个月!

四,关于“C公子被架空后被迫出局”

这又是一个著名的悲情故事了:赴美之后,由于职业经理人的操作,作为创始人劳苦功高的C公子终于被排挤出局,失去了对他挚爱的公司的控制。这段在C公子的任何一个公开发言的版本中都有,但相比于之前的各种谎话与演绎,这个桥段是我觉得最无法接受的,说的直白点:太TM无耻!

C公子去了美国后,其实除了一个股东的身份,他与那家公司的运营已经没有任何关联,而更准确的说,不是无关,而是有很大伤害。这是一个投资常识的问题,一个创业团队,一般最开始做融资,会有天使投资,就是所谓A轮。而后续随着业务发展,还可能有B轮甚至C轮。而像GG Game他们这种情况,坦率说由于C公子的存在,几乎很难再做B轮了。很简单。你一个团队来融资,讲完故事,投资人对你的计划有了个判断之后就得查你的股权结构。但他们公司等于有一位没有投过一分钱,持股35%,却远在海外而且不参与任何业务的股东,这谁还敢轻易跟着投?不说万一哪天这位大股东有点什么动静,比如说把自己股权处理给外部人士等等,就说日常公司重大决策也没法做啊。所以说C公子去美国对于GG Game这公司的发展其实是伤害很大的,等于把小伙伴们的路都绝了。

而且对于团队稳定和成长也伤害不小,人之常情啊,你想,你在一个创业团队里,一天到晚累死累活,拿的股份可能只有1%,2%,然后有一个人在美国念着书,什么都不干,结果却占着35%的股份,到头来公司有成就了,他是大头,凭什么啊?!当然,我当初也曾经质疑过一个问题——C公子怎么能说是没有贡献呢?他写了最开始的软件啊,你们用人家东西,给人家一个大比例的股份也应该啊。结果一查,这事敢情还有另一段公案,咱后面再说。

接着说GGGame就在这么一种奇怪的状态中耗着(他们这个团队确实挺厉害的,没有B轮,没有收入,竟然坚持下来了,也难怪后来他们成事,确实不简单),又过了几个月,C公子露面了,他在MSN上主动找到了Forrest,一番客套之后,亮真章了——敢情他要用钱,他想把自己股份卖掉换钱!

前面说过,这事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当时公司运营状况并不好,也没有新融资进来,他又没有任贡献,也不参与业务,这股份其实跟空头支票没啥分别。退一万步讲,Forrest如果真的想处理股权问题,也不用从他手里赎,从财务角度说,办法实在太多了。最简单的,宣布公司破产清算,然后拉着原来那帮人再起一个新公司就完了。你C公子是半毛钱也拿不着啊。

但Forrest最后竟然还是满足了他的要求,坦率说,这一点让我对这个新加坡人十分刮目。因为从既往的经历说,C公子毁约赴美是不义在先;从法律和财务角度说,前面我讲了他可以有非常干净利索的法子解决掉C公子的股权问题,一分钱也不用出。但最后,这个斯坦福的高材生竟然真的用了几个月,硬凑了70万美金给C公子,在2008年5月买回了他那35%的股权。对此,我只能说,新加坡虽然也是华人为主,但真的是一个跟我们当今中国文化很不一样的国家,我们最传统的一些东西在那里保护和传承的更好。Forrest说了一句话,让我一直记到今天,他说“我这样做,是我不愿意让我的公司和团队在这条路上背负任何亏欠!”我只能说,这人真的好厉害!Garena能有今天,绝非偶然啊!

就这样,C公子心满意足的拿着一大笔钱从团队彻底退出了,为此他对Forrest千恩万谢。我看过两人当时的聊天记录和邮件,C公子的文笔和他的口才一样好,甚至好的都有些谄媚了。当然了,70万美金啊,不是小数目。

这事证人太多了,Garena的几个元老,新加坡互联网圈里的一些大佬甚至南华早报的记者都知道,但就是这样一个事情,后来在C公子嘴里变成了“被排挤出局”!C公子,你真以为今天新加坡和中国的联系还是郑和下西洋那会吗?你编个故事要戳破得来回十几年?这是互联网时代,你胆子真大啊!

五,关于“C公子的GGClient”

好了,咱们现在来说一个比较无聊但有比较关键的命题,C公子对于GG Game到底有多大贡献。这事前面点过一句,这里做个交代。

GG Game的软件叫做GGClient,是C公子开发的,这不假,这也是C公子可以在创业团队拿那么大股份的最主要原因。但这个软件到底怎样呢?

在C公子离开团队前往斯坦福后,GGgame的团队其实几乎崩溃了,因为软件是C公子写的,他撂挑子了,而互联网产品是要不断根据用户需求反馈更新版本的,这是常识。而团队的另一个主心骨Forrest是搞管理和商务的,并不是程序员,对技术是一窍不通,他们就这么盲人瞎马的坚持了几个月,总算从大陆挖来了一个高手做CTO(这位仁兄在台湾互联网技术和产品界是个大腕,本事很大,故事也很多,有机会可以以后聊聊),结果这哥们一来,把底层代码一看,劈头就是一句“这什么垃圾玩意?”,然后就把产品代码全部重新改写了,UI也彻底改了。

而随着对产品和用户行为理解的不断加深,GG Game的团队还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早期注册的用户非常的不活跃。结果他们经过仔细调查之后发现,妈的,原来C公子宣称他的软件积累的50万用户中,有40多万90%多感情都是从一个国内网站的用户数据库中直接导入的——这些在用户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注册”的,跟我们今天莫名收到一些垃圾邮件的情况其实没啥分别,这样的用户当然不可能来登陆游戏!而这一点,是C公子从来没有和其他人提起过的。毫无疑问,这是违反新加坡法律的,为了不留下潜在的用户数据造假的坏名声,Forrest和他的团队赶紧移除了所有这些数据库中的虚假用户。而这就是C公子的全部贡献!

OK,我想说的就是这些了。

在了解了以上这些情况后,尽管我很欣赏C公子的口才,但我只能放弃对他的项目进行投资的想法。因为,在他的身上,我找不到“诚实”和“信义”。当然,我不否认,如今就商业而言,我好像错过了一个重要的机会,但我并不后悔。因为,虽然我不是巴菲特,也不是李嘉诚,但能够侥幸今天能够财务自由,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相信自己这辈子坚持的一些东西还是有价值的。比如:做事,先做人!

最后,我顺便也告诉大家一个有些趣味又有些讽刺的段子,徐小平老哥和一众投资人其实当初也是Forrest介绍C公子认识的,呵呵。没错,就是那个被他耍了又耍,凑了70万美金帮他套现股份,却被C公子说成是排挤他出局的新加坡人——Garena的创始人,如今的掌舵者。

我一直想给我知道的故事包装个名字——“过河拆桥”似乎太out了——一想到C公子,忽然来了灵感——“巨没有品”!大家觉得如何?

【聚美CEO!自媒体时代钱包不住火】

5月16日纽交所的钟声敲响了新贵陈欧的前程。不过短短数日后,一则关于他创业涉嫌造假的文章在互联网发酵中放大;新贵是否就此不贵?又是谁还原了事件的本来面目?我通过几日来奔波的采访终于解开。

6月10日,一位忠实读者在微信上给我发来一篇文章《我为自己代言的C公子》,文章来自国内某知名论坛,文章作者以当事人的姿态将陈欧涉嫌虚构“创业门”的故事讲述出来。我通过对比陈欧历次接受媒体采访发现,时间、地点都非常吻合,只有创业经历的过程与陈欧向媒体陈述的大相径庭。随着朋友圈中不断有人对此事进行剖析,出于职业媒体人的敏感性,我意识到这篇文章中的隐情。

10日晚间,带着疑问致电聚美优品公关部的工作人员,希望能够采访陈欧或得到官方的答案,然而直至今时,得到的答复一直是:在磋商是否回应。聚美优品的犹疑和徘徊更让人心生疑窦,于是尝试换一种方式求证,当我通过邮件辗转联系到另一位当事人Forrest先生,他欣然同意通过邮件接受我的独家采访,令我更为惊讶的是,他提供的相关资料,让我们离“创业门“事件的真相似乎更近了。

我赞同“质本洁来还洁去”的生活方式,同样崇倡最本真的新闻报道方式,现就将Forrest先生的邮件全文与素材一并呈现如下:

XX女士

承蒙致信。首先,对于您与贵报对Garena的关注与关心,我在此深表谢意。

Garena一直专注于新加坡乃至东南亚的互联网相关业务,对中国大陆方面的情况并不甚了解,而近两日除您之外,也忽然有其他一些华文媒体来电或致信相询关于陈欧先生的若干情况,由于事发突兀,我也不知如何回答。而蒙方先生告知,您是中国重要与知名的新闻记者,多年以来在新闻事业上有严谨而重要的成就,所以我以下就我所知,就您邮件中所及若干事项做一回答。

关于陈欧先生,我们确实曾经是合作伙伴,在2007年就相识,我们也有很多共同的朋友,但近几年联系不多。日前听闻他所筹办的公司正式在美国上市,于私人,我谨致诚挚的祝贺。

不过,您邮件中提及陈欧先生是今天Garena的创始人之一,这个说法或有不确。简要言之,我与陈欧先生确曾于2007年3月13日共同创办了Ocean Global Holding Limited,对外简称GGgame。之后陈欧先生赴美离开团队,我于2008年把Ocean Global Holding Limited更名为Garena Global Holding Limited,但由于当时我们专注的网络对战平台业务并没有取得成功,所以最终我们终止了相关软件工具的开发和运营,并清盘公司。

2009年5月8日,我在新加坡重新成立了一家全新的公司开始目前的业务,而原来的团队也绝大部分都保留下来继续工作。主要是想对自己最初一段创业经历做一个纪念,所以我们最终保留了Garena的名字,为公司取名Garena Online Private Limited。所以,陈欧先生确然是GGgame的重要创始人之一,但目前的garena与陈欧先生可能并没有太多的关系。这是我需要澄清的。

当然,某种意义上可能真的是我造成这个误会,因为我在自己第二次创业的时候沿用了Garena这个名字,导致外界发生混淆。这是我当初没有考虑到的。事实上,在您之前,我也听闻过类似的说法,甚至我团队还曾经有人向我具体的问询过,我还专门在公司内部发全员邮件介绍过这一过程的本末。

关于您说的陈欧先生的股份卖出的事情,是正确的。2007年8月,陈欧先生赴美,11月开始跟我联系说希望卖掉他所持的35%的Ocean Global Holding Limited股份,他当时说他需要用钱,主要是缴纳学费和其他的一些用途,具体他没有跟我介绍。他当时希望要100万美金,当时公司本身一直没有盈利,业务展开的也不够好,这对于我们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困难。但我觉得既然是合作,不管结果如何,都应该有一个善始善终,也加上我们一直有比较好的私人关系,所以我筹到了70万美金交给他,买断了他所持有的股份。对此,他也对我十分感激。就是这样。

而对于您邮件所及的另外一种说法,说陈欧先生谈到他是在美国求学期间被排挤出公司,被迫出售股份,会让我感到十分的震惊。这种说法之前我曾经听闻大陆的朋友给我转述过,但考虑到您是一位重要的新闻业者,我不得不重新考虑这种说法是不是在今天的中国已经被很多很多人相信。我在此要郑重的说明:这是不真实的!陈欧先生的股份售卖,是他主动发起的,他本人也十分感谢我们所做的赎买,这里不可能有您所说的事情。

我和陈欧先生的MSN对话记录我这里还有保留,因为这些信息现在也没有太多的商业意义了,我当作附件给到你,如果XX女士有兴趣,可以看到陈欧先生本人当时是如何和我直接谈的。

关于您所询问的第三个问题,就是关于陈欧先生赴美。这里的细节我确实比多数人更加清楚,事实上在我们认识之初,我即了解到陈欧先生有赴斯坦福深造的意愿,而我们相识和此也有关系,因为我本人也是斯坦福毕业,我们算是校友。但在2007年初我们结识的时候,当大家决定共同创业的时候,陈欧先生是有告诉我他将为了这次创业选择留在新加坡,不再赴美。这也坚定了我的信心,于是我也辞去了自己当时在MTV数字娱乐的工作,与他一起创业,我们当时只有十个人不到,第一个办公室是在一个大厂房里。但此后陈欧先生或许是改变了主意,他一直没有中断进行斯坦福的申请,并在几个月后应该是8月去了美国。就这件事情本身,我当时当然不会很开心,因为刚创业,正在最艰苦的时候,一个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忘记他的承诺,离开你,离开团队。但到今天,我会觉得如果不是陈欧先生,我可能也不会出来创业,也不会遭遇哪些磨砺,今天Garena能侥幸获得一些成就,我们还是十分幸运的。

所以具体对于这件事情,我只能说承认陈欧先生确实当时对我和团队其他的同仁没有履行诺言,但在今天我觉得没那么重要,甚至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XX女士,如您来信所及的一些问题,我所知大致如上。陈欧先生当年与我确有共事之谊,我也祝福他未来的事业继续发展。但我绝对无法同意他说的“他当初被排挤被迫出局”的说法,这是对我和我们所有团队成员的不公平,这不是事实。如果真的是他说过类似的言论,我郑重的希望他就此澄清,并且告诉公众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

祝好

Forrest

【刘辉:陈欧和我怎样从Garena被迫出局】

前言:

我是刘辉,2005年跟陈欧一起创立游戏对战平台GG;我也是steven liu,是陈欧在南洋理工的同学;而今天来发这篇文章,我的身份是GG创业同仁、Garena元老、与陈欧一样被职业经理人排挤出局的前元老。

之所以要先花这么多字数把身份表述清楚,是表明一种态度:我说的是事实,我就不怕实名实姓站出来。

对,我说的就是那篇传得正火的“JMYP的C公子”。全文一万多字,作者是藏着的,抹黑陈欧都只敢用字母C代替;唯一貌似实名的,是以伟大光荣正确形象出现的那个“新加坡华人”Forrest Li.事实上这都不算实名,具体怎么回事,后面会说到。

今天我要说的这番话,其实在2012年就大多准备好了。2011年在聚美高速发展时,突然有人颠倒黑白这段Garena的历史。我早想发文澄清,但被陈欧阻止,因为这段往事并不愉快,毕竟还是校友,不想撕破脸,加之Garena还有以前很多兄弟,怕伤及无辜。

再者,这段故事在当时的电竞圈是尽人皆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陈欧(Nobrac)是GG的唯一创始人。陈欧一厢情愿的期望“清者自清”。

直到今天,那篇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却处处篡改历史的黑文出现,我必须把憋了两年的话说出来。陈欧已经不是我的CEO了,他不能再劝阻我。

Forrest Li,你可以把我们创业元老一个一个排挤出局,你也可以大把撒银子满网络发文章为你梦寐以求的“Garena创始人”地位树碑立传,但你没法不让我说话。

一、电竞平台GG的起源

大学对于我这样的书呆子而言,生活就是三件事,吃饭、上课、上论坛灌水。

我手慢,不擅长打游戏,但同年级据说有一个魔兽高手,经常虐得来挑战的对手满地打滚。每次有人找他挑魔兽都围得水泄不通。说实话,我很难理解一款游戏为何有这么大的吸引力。我问他是不是学校里的打的最好的。高手说不是,我追问打的最好的是谁,他说是a.k.a Nobrac,这个人还拿过四川省WCG魔兽争霸四川省殿军。

接下来的时间,我开始关注Nobrac这个id,后来知道此人姓陈名欧,英文名Leo,长得据说还相当凑合。此人在南洋理工大学组织了规模很大的电竞协会,里面美女无数,引得无数中国留学生屌丝流着口水排队。

我自恃长得也相当凑合,但自小到大遇见的美女无论何种结局,大多会说:当我弟弟吧……汗。说起来我当时“认”的一个美女“姐姐”,还正好在这个电竞协会当秘书。

跟陈欧认识,正是这个美女“姐姐”兼电竞协会秘书搭的线,地点在学校餐厅,陈欧说要认识一下我。

陈欧来找我不是因为我长的帅,或者游戏很牛。而是他在募集程序高手。而我别的不敢吹,编程方面在学校里还是数的上号的。

点了几道小吃,陈欧迫不及待的开始讲述他的想法。

当时浩方对战平台刚刚崛起,以迅雷之势席卷大陆。但远在东南亚,甚至欧洲,却没有一个跨洲的对战平台出现。导致电子竞技都是窝里横,或者只能在大赛中见面。陈欧的想法很简单,建立一个与浩方正面竞争的对战平台,先利用地缘优势占领东南亚,再利用新加坡的国际优势,迅速挺进欧洲和美洲。

“Steven,你现在大一,你想过没有,在你大三的时候,就可以有自己的企业,而不是每天挤地铁去上版!”陈欧最后问我,充满信心。

我有点儿懵,只问了一个问题:就咱俩……那你会编程么?

陈欧很坚定的看着我:不太会…………

但他赶紧补充说:我觉得不难,我可以恶补编程啊。

这家伙靠谱么?我想

年轻的时候就是脑子一热就变成白痴,两个白痴碰到一起的力量,也不可小视。…………

以上情景,发生在2005年。请注意,电竞平台GG,也就是Garena的前身,就是这样起源。这个时候,那个对创始人地位梦寐以求的Forrest Li,还没有出现我们这两个年轻白痴的视野里。

二、GG诞生

一上贼船,就是痛并快乐着的两年。

创业是听起来高尚,其实一点也不好玩。你以为你很聪明想到了商机,其实不然,大家可能都想到了。那时候想打败浩方的平台有很多,比如天下竞技,VS等等,大家都野心勃勃,但都由于技术不足而败下阵来。

团队全职员工只有一人,就是陈欧。说白了,就是董事长兼员工。

我们的平台叫做GG,陈欧说简单直接,就用Good Game的缩写,还意味着by gamers,for gamers。我投了一票赞成,于是全票通过了……汗。

接下来就更不靠谱了,陈欧在只会课本上C语言的情况下,向我承诺,他来负责服务器和客户端开发。我心想……那要等到猴年马月。但是毕竟这么小的团队,也只能这么分工,于是我全力负责搭建网站社区和数据库。

陈欧疯狂起来很可怕,连续几个月,陈欧每天睡五小时,足不出户,番茄炒蛋吃三顿。陈欧其实是络腮胡子,胡子长的超快。

那段时间一个帅气的职业玩家消失了,我们经常看到一个络腮胡子的程序猿蹲在角落里目光呆滞盯着电脑发呆。那段时间的陈欧,像个隐士一样遁了,由健谈变得一语不发,很多校友问我陈欧是不是出啥事了。

据说当时还有不少人同情他。在新加坡人心里,去大银行工作才是正道,没人觉陈欧创业可能成功。

陈欧边学边写但速度很快,GG平台在一个写字板的代码基础上被创造了出来。尽管我必须说,在后来改进之前,他写的代码严重不规范,而且很难看懂,说简单点就是垃圾Code,但毕竟、居然,管用!他兑现了承诺。

GG出生那天,我们出去喝酒庆祝,陈欧偷偷告诉我,他看到拥挤的人流会有点恐惧感,,我心说完了,这家伙缩在寝室里写程序结果写魔怔了......

无论如何,这一天GG诞生了,她是个先天并不健康的宝宝,甚至连LOGO都是我找国内还没毕业女友画的,但是两个人充满了自豪感,不顾旁人的眼光,各种畅想,从融资想到上市。我喝吐了,陈欧趴在桌上一动不动,口里喃喃自语。

三、陈欧赴美

在交给一些职业玩家朋友测试并持续改进之后,我们发现这是可能是一个划时代的产品,存在很大的市场空白: 点对点的连接方式,大大缓解了对战时最忌讳的延迟的问题,在国际网络互联的速度已经优于浩方,使得欧亚大陆之间的电竞比赛变得可能。

陈欧的优势是他本身是职业玩家,在电竞圈里很有人脉。同时他很有市场嗅觉,于是一次大策划开始了。

在他的牵线搭桥下,两位从未交手的顶级魔兽高手:WCG冠军Moon和ESWC冠军的世纪巅峰对决,这在当时电竞圈里是爆炸性新闻。而对决的平台是GG!

我感觉那天的服务器差不多快被人流给冲垮了,狂喜的看到用户数字疯狂的跳动。我们大眼瞪小眼,不断的击掌,喊着“牛逼”。因为我们知道GG一飞冲天了。

我还能找到一些当时的媒体报道,在这些报道里,“leo Nobrac”,也就是陈欧,无一例外作为“开发者”、“创始人”出现,从这些报道里,也不难看出GG当时已有的影响力。

这是2006年年初的事情。而Forrest Li,这个如今自称创始人的人,仍!然!还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

著名社区WCReplays的报道(请注意时间均在2006年)

upload/201406131717220044.png" />

国内媒体翻译过来的报道

GG平台

upload/201406131717245431.png" />

李先生,虽然新加坡“真的是一个跟我们当今中国文化很不一样的国家,我们最传统的一些东西在那里保护和传承的更好”,但是,你真的有必要连自己的历史也要一刀两断,就从此成为新加坡的Forrest li吗?

(由于还有很多为GG做出过贡献的元老尚在Garena,为了避免影响他们的生活工作,在文中刻意隐去。但兄弟们,陈欧和我永远铭记共同奋斗的日子)

—————————————————

更多资讯请浏览 鲍勇博客【 www.seointj.com 】

想与我们共同探讨评论,请加入我们的QQ群:251132630

更多电商资源和信息,请关注 微信公众平台 “网店运营的那些事”

在微信“添加朋友”里搜索“ ec_news ” 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

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谢谢!

共同评论探讨,请加入我们的QQ群:251132630

更多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平台“网店运营的那些事

微信“添加朋友”里搜“ ec_news ” 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网店运营的那些事



Search

关于博主

博文分类

最近发表

随便看看

最新评论及回复

TAGS

相关文章